专家:美国人担心特朗普在峰会上对中国做出过多让步


美中两国领导人这个星期将在阿根廷举行20国集团峰会的间隙举行双边会晤。这是特朗普与习近平在美中关係因贸易争端等问题而全面恶化之际举行的首次会晤,因此备受瞩目。儘管特朗普总统在峰会前夕表示不太可能接受中国暂不调高关税税率的要求,但是有专家表示,美国人担心特朗普只是为了面子上好看而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做出过多的让步。也有专家对两国领导人是否能利用这次峰会的机会缓解美中关係感到不乐观。

为期两天的20国集团首脑会议将于11月30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拉开帷幕。美国的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在这次峰会期间举行的一些双边会晤比20国集团峰会本身还更为重要。在这些双边会晤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之间的峰会。

目前双方正在紧锣密鼓的为定于12月1日举行的特习会做準备。中国外交部分管美国与大洋洲地区事务的副部长郑泽光目前正在华盛顿,与美方就峰会的细节安排进行磋商。

如何缓解双方的贸易战无疑是这次峰会的焦点。在峰会举行前夕,美中双方负责贸易的官员将在布宜诺赛勒斯举行谈判。

谢淑丽:对华贸易谈判应从市场准入问题入手

美国加州大学圣达戈分校国际政策与策略学院21世纪中国中心主席谢淑丽(Susan Shirk)教授认为,如果是她设计美国与中国的谈判策略的话,她会从市场准入问题入手。

她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我会把这个问题当做最优先的考虑。我的意思是,你甚至可以在美中谈了多年的双边投资协定的基础上向前推动。美国停止推动这个协定的谈判是因为中国在拖后腿。我们可以把它弄回来,确保那些不对外国公司开放的行业的负面清单很小。我会设立一个限制,把它限制在15个有关国家安全的行业或是类似的东西。其他的行业都应当向外国公司开放。”

在她看来,这是美国商界非常重视的而且对他们有帮助的领域。这样的话,美国商界会再次支持与中国进行接触。

特朗普峰会前夕威胁调高关税税率,习近平应取消会晤?

特朗普总统星期一在接受《华尔街日报》採访时表示,他“几乎不大可能”接受中国暂时不调高关税的要求,除非中国开放市场,允许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公平竞争。他预计将把目前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的10%关税按原计划在明年初上调到25%。他还表示,如果不能与中国达成协议,他将再对价值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或25%的关税。

儘管特朗普的这个表态可以被理解是一种谈判策略,但是也进一步降低了人们对这次峰会达成贸易协定的期待。

被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评为美国十位最有影响力的 “中国通” 之一、电子报《外国人看中国》(Sinocism)的创办人利明璋 (Bill Bishop) 发推说,如果他是习近平的话,他会考虑取消与特朗普的会晤,原因是习近平受到羞辱的机率 “不低” 。他所指的是,即使美中两国领导人在峰会上就贸易问题达成协议,这个协议也可能像上次那样被美方撕毁,从而使习近平丢面子。今年5月,中国副总理刘鹤来华盛顿,与美方达成了贸易协定,结果协定不被特朗普接受。

专家:停火协定可能,全面协定“高度不可能”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採访时表示,美中两国达成一个停火协议是很可能的,而达成一个能够持续到2020年总统选举的全面协议则是“高度不可能”。

曾经在克林顿政府担任过副助理国务卿的谢淑丽认为,鑒于特朗普总统喜欢让人们觉得他是一个伟大的、取得了巨大成就的领导人,因此她觉得,特朗普会试图在峰会上与中国达成某种协议。

谢淑丽:美国人担心特朗普会为了面子好看而对中国做出过多让步

她说,就像在北韩问题上一样,很多美国人担心特朗普会对中国做出过多的让步,只是为了看起来很好。

她说:“如果中国方面只是提出购买更多美国的产品,使得美中贸易逆差有所减少,然后特朗普总统宣称中国做出了让步,他取得了很大的胜利,那幺我认为他会受到美国两党的批评,因为美中经济关係中的确有很多不公平的东西需要得到解决。”

峰会是中国避免与美国陷入冷战的最后机会?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接受《华盛顿邮报》採访时说,美中两国领导人在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的会晤是中国避免与美国陷入冷战最好也许是最后的机会。

加州大学圣达戈分校的谢淑丽教授认为,领导人峰会是重要的,而且在美中关係正处于一个关键节点的时候,双方都有责任试图缓和紧张局势,但是她不认为这次峰会是中国避免与美国打冷战的最好甚至是最后一次机会。

美中峰会能否缓解美中关係?蓝普顿:不乐观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係学院的荣誉教授蓝普顿认为,从理论上说,特朗普与习近平在20国集团峰会间隙举行的峰会的确是缓解双边关係,让世人感到安心的一个机会,但是他对这个机会是否会被抓住并不感到乐观。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我对此不感到乐观的原因是,推动美中两国各自政策的是两国之间根本性的战略不互信,即每一方都想主导亚洲,在那里建立绝对优势地位。我认为,美国民众对中国进行经济改革的意图失去了信心,而中国的政治趋势坦率的说并不令人感到放心,不管是对待新疆的维吾尔人还是中国大学里出现的趋势。”

曾经担任过美中关係全国委员会主席的蓝普顿教授说,从美国人的角度来看待中国的根本性趋势,你不会感到乐观。他说,他不清楚特朗普与习近平在一个国际会议间隙举行的峰会究竟能达成什幺样的保全面子和令人安慰的声明,但是需要不只是这样的一次峰会才能扭转目前的情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