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之梦 以自由再做梦

如梦之梦 以自由再做梦 再度上演——17年后,《如梦之梦》再度在香港上演,五号病人仍由潘灿良(右)饰演,当年的台下观众苏玉华(左)今次饰演中年顾香兰。(香港话剧团提供)如梦之梦 以自由再做梦 赖声川(彭月摄)如梦之梦 以自由再做梦 如梦之梦 以自由再做梦

台湾着名戏剧导演赖声川曾笑说,有哪一个单位敢接《如梦之梦》的製作,相当于「自杀」。这部长达8小时的舞台剧,无论对于製作单位还是演员都是极大挑战。《如梦之梦》2002年在香港首演,才算正式走入剧场。本月底,这部舞台巨製将会重演,不同人物的生命在数个空间交汇,展现于观众眼前。

为什幺《如梦之梦》长达8小时?几乎是赖声川必会被问到的问题。他曾解释:「因为《如梦之梦》认为你要说清楚一个人的故事,可能要经过很多人的故事。」一个身患绝症的「五号病人」,临死前说出自己的故事。于是一个跨越时空、国家,徘徊在似梦非梦的故事由此展开。

相隔17年 再演8小时好戏

儘管《如梦之梦》多次重演,赖声川再回忆起还是感慨,「2002年说实话是一个壮举,不可能有一个专业团队会演一个8个小时的戏,观众人数还要被限制,製作上是一个蛮困难的事」。导演口中的「观众人数还要被限制」,是因演出时要搭建有8个方向的环形舞台,东、西、南3个方位有2层楼,观众席在其中,被称为「莲花池」,一条走道穿过南北。

香港观众的热情让赖声川惊讶,「那次是毛俊辉、汪明荃等人来演。想不到带动了非常大的讨论,不管是研讨会、媒体,还是个人写评论,多到我都吓一跳。香港这幺忙碌、这幺快速的地方,居然票也卖完了,(观众)看得也很深入,所以我对香港也有一种新的看法」。香港之后,《如梦之梦》到2005年才在台北开展专业演出,2013年去到北京。

内地重演时,赖声川大胆启用影视明星。2013年版本的五号病人由内地男演员胡歌饰演,公开售票后几乎秒速售罄,并被「黄牛党」炒到极高的价格。质疑随之而来,认为明星效应削弱了戏剧本身。赖声川称他选角没有偏见,「我不会说你没有什幺经验,就觉得你一定不行,或者你是某大明星,你一定不行,我觉得谁都可能行」。对他来说,诠释好角色才是主要,「很多事情都要看角度,就像你觉得演出长,看你坐在(观众席)什幺位置;你不喜欢明星演话剧,就会带着偏见到这裏面来。平心而论,他们是不是称职地演出这些角色,这个才是重点」。

再演五号病人 潘灿良:感受更深

今次在《如梦之梦》中饰演五号病人的潘灿良,早在香港首演时已出演同一角色。赖声川评价潘灿良重演版的表演:「经过17年,看了会有更深的感动,因为他对于人生本身有更深的体会,(表演)深了很多。」潘灿良也忆起当年的演出,不讳言自己当时对于人物的认知停留在一个皮毛的状态,「这幺多年,我所经历的(事),也面对过亲人的离世,我开始在想死亡几时会来到我身上,现在更能体会五号病人在戏裏面的心态,相信演出时,观众会因为我的转化,令他们更体会到人生追求面对死亡的力量」。

戏中另一角色「顾香兰」中年时期由苏玉华出演,首演时她是台下观众。一个上海妓女,嫁给伯爵去了法国,赖声川说「顾香兰是我写这幺多戏中最複杂的一个角色」。他认为苏玉华对角色的揣摩準确,是十分适合的人选。顾香兰的複杂也正是吸引苏玉华的原因,「她成长于1930年代上海的妓院裏面,是妓女中最标青的一个,与生活在殖民地时代和2019年香港的我来说,生命是完全两码子事」。演员除了会做资料蒐集了解时代背景,赖声川亦会讲述当时故事和创作因由。

「自由是香港戏剧最大优势」

活跃于两岸三地的赖声川认为,自由就是香港戏剧最大的优势。「最近有新的剧场出来,都是好事情,就是有点慢,我就关心一下。西九龙,有点慢。去看,哎呦,就这幺两栋小房子,我觉得有点可怜。(有人说)『还有还有』,那就好,真的还有那就好。」

最后,赖声川谈到戏剧本质,「戏剧一直有种双重个性,一种是一个群体的仪式、集体的仪式,是很庄严、很有深度的;另外一面是娱乐面,可以娱乐大家,甚至可以提供很低俗的娱乐。这两者怎幺结合起来,我自己研究剧场史我晓得,现在有一派就偏向纯娱乐,有点可惜。其实戏剧的力量很大,而且现在社会上已经没有什幺共同的仪式了,我们能透过一些戏,将人拉回去想一些根本的问题,我认为是该做的事」。

■如梦之梦日期:7月27日至9月8日地址:西九文化区自由空间大盒票价:$650至$1450

查询

文:彭月编辑:王翠丽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